欢欢是东亚醋王.

满目山河空念远.

【毕雯珺×你】暗恋未果

◎部分内容根据现实生活改编

◎禁止抄袭二改二传

◎文笔略渣,不喜勿喷

◎ooc预警

◎前面部分为第一人称




有没有一种喜欢叫做暗恋?有没有一种暗恋叫做邻居家的男孩?


当我再次回忆起那漫长而艰辛的暗恋之路,才发现,原来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我叫言一,语言的言,单一的一。出身在一个普通家庭,六岁那年,父母的生意有了起色,一家人便搬到了一个高档小区。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毕雯珺。


我独自收拾好房间,门铃就响了起来。母亲拉着我的手,打开了门。门外是一个漂亮的阿姨,她的手里捧着鲜花,上面约摸是写着什么欢迎的字样。


两个大人交谈了一番,而我则在一旁默默的听着,只觉得有些无聊。“雯珺,过来见见我们的新邻居。”漂亮阿姨笑了笑,朝楼道招了招手,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跑了过来,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


男孩穿着背带裤,瘦瘦的,脸蛋生得格外好看,眼角还坠着一颗小小的泪痣。


“你好,我叫毕雯珺。”他对我伸出了手,脸上挂着笑容。我握了握他的手,笑了。


说实话,他的声音很令人着迷,略微低沉的嗓音还未褪去那一丝丝的稚气,却像极了三月的和风和那皎洁的白月光。


他可能不知道,初见的场景,初见的每一个细节,我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次见面之后我才了解到,毕雯珺原来只比我大几个月。按理来说我应该叫他声哥哥,可是因为某些原因,我还是喜欢直呼他大名或者叫他老毕,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我家住十八楼,他家住四楼,相差十四层,母亲和他妈妈,也就是那个漂亮阿姨,还是支持我们每天在一起玩。久而久之,我和老毕就熟了。逐渐从一开始的客客气气,变成了天天互怼。按照我母亲的话来讲,我们要是一直聊天,一直说对方,能说上个三天三夜。


或许是缘分吧,小学到初中,我俩一直在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而且一直是同桌。久而久之,难免会让人怀疑我们的关系。一开始我是厌烦的,但是后来嘛,我开始逐渐迷茫,逐渐意识到我对他真正的感情。


正式确认我对他的喜欢是在初三那年。临近初三,老师调动了座位,我们没能成为同桌,反之,毕雯珺和一个喜欢他的小女生坐在了一起。醋味从心底升腾了起来,我的反应把我自己吓了一跳。


课间,我独自坐在位子上,屏蔽了周围的嘈杂声,满是心事。“小矮子,干嘛呢?”毕雯珺的声音在我面前响起,我抬头看着他,愣住了。原来曾经那个比我矮了半个头的男孩,已经比我高那么多了。他瞧着我,蹙了蹙眉。我盯着他的眼睛,仿佛置身于星辰大海,迷失了,浸溺在他的温柔乡里。


他伸出修长的手,在我面前晃了晃,才使我清醒过来。我的脸颊微微发烫,心跳不停地加速,跳动的频率刺激着神经,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我的心里早已经住下了一个叫做毕雯珺的男孩。


我曾这样提醒自己:“面对现实吧,你确实喜欢他。”是啊,我喜欢他,甚至进入了一种迷恋的状态。


我开始去详细关注他的每一件事,观察他身边的每一个人。我会早起二十分钟去给他买他喜欢的三明治,我会牺牲休息的时间去帮他补习,我会帮他默默承担犯下的小错误……


中考在即,我的成绩却直线下降,家里人急得要命,就连毕雯珺也会多嘴几句,说我什么最近不认真,没用心什么的。我有时候真的恨不得一巴掌掴死他,不过没办法啊,谁让我喜欢他呢?


这个傻男人啊,估计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我为他做的事了吧。


转眼间,就到了中考的时候。考试前一天,学校放了假, 毕雯珺却把自己关在了家里复习,不肯吃不肯睡。阿姨实在是没办法,只好上楼来找我,让我劝劝他。


还在做题的我一下子甩开了笔,拿了钥匙就往楼下跑,电梯也没乘。我一米七的个子,女生当中不算矮,腿也挺长,可体育就是不好。除去体育中考,这绝对是我人生中跑得最快的一次了。


我直直进了他的家门,和他家里人草草打了招呼,便小跑来到了他的房门口。房门紧闭,毕雯珺已经待在里面快一天了。我轻轻敲了几下门,声音温柔了起来:“老毕,你开开门 出来吃点东西吧,你这一天不吃不行的。”门内无言 ,但我隐约听到了毕雯珺烦躁地抱怨声。


良久,我才得到了他的回答——一句冷冰冰的“走开”。我懂他这个人,平时脾气特别好,但是有严重的考前焦虑,考试前就跟定时炸弹似的,一碰就炸。我叹了口气,继续敲门。


那个下午,我在他们一家人的目光之下敲了整整两个小时的门。“喜欢真的好卑微。”这是我在日记本的角上写的七个字。中考考了三天,雨也下了三天。我和毕雯珺不在一个考场,几乎没有见面。


思念是个病,我突然开始渴求见到他,哪怕是一个背影也好。杂乱的内心多少干扰到了我,考试的时候我也会想起这事。


考完,结束,毕业。我算是在烦心事之中,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三天的考试。考试成绩什么样我已经不想管了,我只有一个想法,我想立刻就见到毕雯珺。


我一路问别人,一路自己摸索,慢吞吞地来到了他的考场。人都走了,唯有我那个心心念念的少年坐在窗口,凝视着窗外。阳光洒在他的肩上,很惬意。我缓缓迈入教室,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只好随便来了一句:“你觉得你考的怎么样?”


毕雯珺回过头瞧着我,没有说话。一阵沉默过后才开了口:“我要搬家了。”短短五个字,对我来说宛若晴天雷劈。“什么!”我惊呼了出来,话到了嘴边,却就是说不出口。毕雯珺嘴角抬了抬,站起身,摸了摸我的头:“我后天就搬了,不过听我妈说我们暑假还有一次一起旅行的机会。”我算是得到了安慰,犹如一个获得了糖果的孩子,眼里满是光彩:“去哪?”“济州岛吧。”他眨了眨眼,收拾好书包,给了我一个wink,走了。


从此以后,我便再也没有见到他。说什么旅行,都是骗人的。社交软件上消息发了一条有一条,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毕雯珺那边就是没有反应,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记得那个暑假,我没有任何快乐的回忆,只有悲伤。我考上了全市的重点高中,最终却去了国外留学,我只想逃。说真的,我想他想到疯了。无论是看什么,我都能想到他。


我不想再待在这个充满了美好回忆的小城了,真的不想再再一次想起他了。


当然,事实证明,他已经填满了我整个世界。我去了英国,还是坚持每天给他发消息,哪怕他可能永远看不见。我时常会装作他就在我身边的模样,假装被他呵护,被他疼爱。


读完了高中,读完了大学,我还是未能走出过去。我想要一个答案,我想大声问他能不能接受我的喜欢。凭直觉,我觉得毕雯珺也是喜欢我的。但是我一直未能得到一个回答。


后来我才明白,毕雯珺填满了我的整个过去,却在我的未来永远缺席了。


暗恋未果,止步于此,我真的累了。









你在键盘上打出了最后一个标点符号,长舒了一口气,喃喃:“暗恋结束了,纪念一下吧。”今年是你工作的第三年,大学毕业后,你靠着不错的学历去了一个贸易公司。现在是假期,你选择一个人来到了济州岛,圆一个梦。


你点击了文档保存键,合上了电脑。推开窗子,海风吹了进来,月光洒在帘子上,勾起了你的睡意。


你正欲倒头睡去,手机的消息铃声便响了起来,是一个未知号码。号码发来了一个婚礼请帖的照片,你一眼便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毕雯珺。




你终于得到了答案。


再见,我的少年,暗恋真的结束了。



不不不,暗恋永远不会结束,只是它会永远被我埋藏在心底,卑微到了尘埃里 ,却永远不能发芽。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