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欢是东亚醋王.

满目山河空念远.

【黄新淳✘你】归来(上)

☞分上下两篇发


☞be预警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男主特种兵设定


☞求红心求蓝手求评论





1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你从未想到你和你前男友黄新淳再一次见面是如此平静。




   毕竟当初分手时的狗血剧情简直比肥皂剧还无脑。




   蓝调的音乐在咖啡馆里回响,跟当初比,一点都没变。你坐在他的对面,轻轻搅动着摩卡,放平了声音,问道:“那个,最近过得好吗?”




   黄新淳挑了挑眉,嘴角微微勾起,半天没有说话。




    顿时,你感觉头顶有只乌鸦飞过。真的,说出这句经典台词的时候你自己都想捶自己,实在是太愚蠢了,根本不符合你知性高冷的人设!




     但说起来,你真的不知道除了这句,你还能说些什么。




     问他有没有女朋友?问他在做什么工作?问他身体健康不健康?




      或者——




       问他有没有想你。




       长久的沉默使空气有些闷热,你尴尬地用手扇了扇风,期待着黄新淳打破这气氛。




       “想我吗?”果然,最终还是他先开的口,不过跟以前一样——还是语出惊人。




       你垂眸,抿了一口咖啡,任由苦涩在舌尖漾开。




       想他吗?想,很想。




       但你心里清楚,说想他这种事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干出来。




        面子还是要的。




       你故作嫌弃地摇了摇头,损了一句:“自恋。”




       他嗤笑,眉眼弯弯,像是从古代水墨画中走出来的翩翩公子。夏日黄昏的余晖洒在他的白衬衫上,不住地勾起你的思绪。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你这样问他。




       “十二年前的8月30号,上午八点零五分。”







2







     那是高中开课的第一天。踏进教室,一大推子乖巧的“白衬衫”里,你一眼就扫到了那个与众不同的少年。




      真的,很与众不同。




      这骚红色的头发,这解开了两颗扣子的衬衫,这销魂(划掉)不羁的坐姿——成功引起了你的注意。




     这TM不会是夜店的牛郎吧???




      你呆愣在原地,眨巴了几下眼睛,最终还是朝一旁的女同学弱弱问了一句:“这是高一八班吧?我没走错吧?”




女同学瞥了你一眼,又转头看了一眼那个少年:“没走错。后面那个最骚最帅的是黄新淳,学生,不是夜店牛郎,你放心好了。”



“哦哦哦。”你木讷地点点头,随便找了一个位子坐下。




你没有注意到黄新淳炽热的目光,只是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




“老妹,回头。”突如其来的声音把你吓了一跳 ,你本能的朝后方甩了一巴掌。




“啪!”一声清脆,你纤细的手稳稳当当地呼在了黄新淳脸上。




你僵住了,心虚地咬着嘴唇,低下头去,不敢正视他。黄新淳似是也懵了,毫无灵魂地摸了摸自己有些涨红的脸颊,缓缓吐出了一句脏话。




“操。”



后来发生了什么你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从那天开始黄新淳就开始处处针对你。





什么叫你帮他跑腿,什么叫你给他打水,什么不收你的作业,什么故意把你上课睡觉的事告诉老师……




杂七杂八的事一大堆,就是让你不得安宁。




当然,黄新淳同学也是有说法的,美曰其名“帮助同学改善不良习惯”。





不过——别看他那个不良少年的样子,实际上是个妥妥的学霸,年级第一信手拈来,平常也会给你传传小纸条,教你做做题啥的。




“这估计是他唯一好的地方了吧。”你当时这样想。





3









你早就忘淡了那时你对他的感情和具体的想法。讨厌吗?不。喜欢吗?有点。




高一整整一个学期下来,你已经习惯了这种每天被他使唤,每天被他挑刺的日子。




现在想想,真好。




他会在你下课时莫名其妙摸你的头,嘲笑你矮。


他会在你痛经的时候嘲笑你吃多了,给你买一杯姜茶。



他会在你考试没考好时敲你的头,责怪你的粗心。




你望着窗外的绿植,一时有些出神,寻思了一会儿,才问道:“当时为什么要和我分手啊?”




“我不想让你等。”他笑得温和,根本不像一个经历过枪林弹雨的人。




“不就去当个兵嘛,我可以等啊!”你有些着急,语气把你对他的思念暴露得彻彻底底。




黄新淳皱眉,变得严肃起来,眼底却是说不尽的温柔:“我是特种兵,万一哪天我牺牲了,你怎么办?所以还是分手比较好。”




“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的嗓音已经沙哑,鼻头地酸楚刺激着你的神经。




他无言,良久,伸出了手,摸了摸你的头:“复合吗?”




“啊?”你有些发愣,双手颤抖起来。




黄新淳嗤笑,说了些什么,然后揉了揉太阳穴,起身在你的额头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不说我就当你默认了。”




“默认就默认,谁怕谁。”




“那不就好了!”



“哼!你个大猪蹄子!竟然现在才和我说复合!”




“嘻嘻嘻皮一下嘛!”




“你!啊啊啊啊啊黄新淳你给我等着!”



温馨的岁月驱走了夏日的闷热,因为有你,众生皆是草莓味。



不过没人知道,这样的时光,能持续多久。










“等我回来。”








“好,我等你。”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