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欢是东亚醋王.

满目山河空念远.

【兄妹向/姐弟向】当你结婚时

♧非骨科 单纯兄妹/姐弟向

♧ooc预警,不要上升正主

♧渣文笔预警

♧禁止抄袭二改

♧本次出场:卜凡 岳明辉





卜凡


岳岳是真的没有料到,凡子一个一米九几的大老爷们,竟然会在自个妹妹结婚的当日哭得如此凄惨。

婚礼进行曲的旋律响起,大小姐挽着老爹的手,一步步走向那个独属于她的真命天子。灯光洒在她的婚纱
上,白色的纱裙化作轻云,衬着她带笑的面庞。

台下,卜凡站在岳岳旁边,哭得那叫个惨烈,妥妥的哈式落泪。瞧着,山东座山雕眼睛红了个头,金豆豆
一粒接一粒,唰啦唰啦,止不住得往下坠。

“好了,别哭啦!”岳岳瞧着眼前这个哭肿了眼的卜凡,拍了拍他的肩,为他顺了顺气,话里夹杂着些调笑的意味。

卜凡抽泣着,身子一耸一耸的,眼泪依旧是如潮水一般不停地涌出来:“老……老岳……我……妹她……她……终于……结……婚了。”

“哎呦喂,消停点吧。”岳岳瞧着卜凡牵强的苦笑,身躯缩作一团的样子,一个没忍住,露出了虎牙。

卜凡委屈巴巴地撅撅嘴,叉着腰,像个丢了糖的孩子。岳岳一边不忘顺着观众鼓掌,一边不忘观察着卜凡的反应。

卜凡视妹如命,这一点,岳岳是知道的。这凡子五句话里,三句都和他妹有关。这妹妹是他从小宠到大的主,父母长期在外工作,卜凡堪称是又当哥又当爹又当妈的,从小就烧的一手好菜,就是为了把这老妹儿养的肤白貌美。

现在老妹结婚,难听点,养了这么久的白菜被别人家的猪拱了,能不伤心吗?

不过这也——

太惨了,拥有文化背景的队长接受不了这个。

新人接吻的环节即将到来,卜凡置气似的,逼着自己扭过身子,一边掉泪,一边头顶黑云,脸耷拉得难看。



“人家小两口亲的多好啊,回头看看呗!”

“不看!”

“这可是你妹婚礼欸!看看又怎样啦!”

“哼!讨厌!”

“算了,不看就不看——等等!那男的是不是伸舌头了!”

“卧槽!该死的混蛋!我一个巴掌掴死他!”

“好啦,耍你的……”

“???”





岳岳



岳明辉站在台下,一对明眸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隐隐约约闪着光亮。

你诧异,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会特地从国外赶回来参加你的婚礼。

“新婚快乐,小公主。”岳明辉嘴角微扬,眸子里敛去了平常的那股傲气,温和了下来,举起酒杯的动作却
依旧优雅轻佻地像只猫。

你抿唇,回敬,心底实在是有点搞不懂这个哥哥。

怎么说呢?岳明辉算是你最熟悉的陌生人吧。虽说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这岳明辉却实是带你不薄,最好吃的最好玩的都给你,还嘴硬说自己看不上。

就算是这样,你们之间到底是有些隔阂。不过,与其说是你们之间,不如说是你单方面的排斥。

放着国外那么大一笔生意不谈,太奇怪了。

“小公主,介意我和我的妹夫聊一下吗?”岳明辉的话语打断了你的思绪,他绕到你的先生后面,故作亲昵

地拍了拍你先生的肩。

你愣神,眉头皱了皱,根本猜不透你这个哥哥要干什么,只好点头答应。岳明辉冲你比了个手势,一把拉过了还在慌乱中的新郎官,向大门外走去。





“小伙子你给我听好了,你和我妹的感情我无权干涉,但你要是对我妹妹有半分不好或是不忠,我立刻废了你——”

“我妹的各种喜好各种习惯都发你邮箱上了,知道的不知道的都趁早给我背出来。你西城岳少哪哪都脾气好,唯独在对待我妹这件事上就是暴脾气,”

“我妹是我宠着的人,你小子——”

“给 我 注 意 点”



评论(5)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