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欢是东亚醋王.

满目山河空念远.

【黄新淳×你】王子与星球

♧深夜产物 ooc预警


♧禁止抄袭


♧文笔略渣 见谅


♧师生梗慎入 六岁年龄差





00



浩瀚的宇宙里,有一颗小小的星球,那是小王子的故乡。


其实小王子的星球很简单,不过就是那朵骄傲的玫瑰和他孤零零的爱罢了。





01



“老师老师,我来搬作业了!”少年笑嘻嘻地摸了摸后脑勺,眉眼弯弯,干净温和得似是春日里的一缕暖阳。


这是黄新淳今天上午第五次造访你的办公室,没办法,要搬的作业实在是太多了。你放下手里的红笔,抱歉地朝他笑了笑。


明明已经是高二的孩子了,学习这么忙,还得一天跑这么多次办公室,让你这个语文老师实在是有些羞愧。


“新淳啊,下次作业我自己搬过去吧。”你撩了撩耳边的碎发,瞧着黄新淳缀满了星辰的眸子,脸颊显出淡淡的红晕。


黄新淳似是不太在意,朝你摆了摆手,非要自己来搬这一叠叠厚重的作业本,美曰其名——“一个绅士的职责就是帮助那些可爱温柔的女士”。


“油嘴滑舌。”你笑着骂了一句,心底里却偷着乐乎,白皙的双手抱起作业本,交到了黄新淳的怀里。


黄新淳接住了本子,稍稍理了理,道了声“再见”,一溜烟儿跑了,不见个人影。


你望着还未关上的木门,嘴角不经意间勾勒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02



黄新淳最近跑你办公室的频率更勤了,说是要请教你关于《小王子》这本书的内涵。


办公室里人多,以至于这个好学的孩子干脆在周末把你约了出来。


“小王子嘛——”你坐在咖啡厅的椅子上低喃,手里的手帕擦拭着薄薄的镜片,思绪却早已飞到了那个小小的孤独的星球。


你瞧见璀璨星云托扶着那精巧的水蓝色球体,点点星光映照在小王子毛茸茸的围巾上,他背着身子,你就是无法瞧见他的脸庞。


“老师,小王子最后的结局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黄新淳伸出了手,在你面前晃了晃。你抬眸,正视着眼前这个褪去了校服的男孩,险些被他棕色的呢子大衣晃了眼。


你眨了眨眼睛,睫毛微垂,手指扣了扣咖啡杯的身子,出于文学研究者的职责,寻思了一会儿,认真答道:


“那其实是个开放性结局吧,具体要看你内心的想法,”


“也许小王子死在了毒蛇的獠牙下,也许他回到了星球找回了他的玫瑰,也许他再次和飞行员相遇了,也许——”


“也许有太多可能了。”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雨点打在窗户上,留下淡淡的水痕。黄新淳看着你认真的神色,一时间丢了魂,愣住了。


你搅动着手中的摩卡,使得咖啡的香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老师,那你心中的结局是什么呢?”


少年清泉般的声音流过你的心头,在你心脏深处的水塘里激起了水花。你薄唇轻起,正欲回答,却被黄新淳手机的消息提示铃给打断了。


他的手机叮咚叮咚地响着,串联起一段颇有节奏的旋律来。他失笑,看了眼手机,却一下敛去了笑容,眸中换上了抱歉和失落的神色,


“老师,我得回家了。”


你噤声,对于时光的流逝有些诧异,但还是不好多说什么,总感觉有些失落和不舍的成分。


黄新淳小声地说了一句对不起,眼神中夹杂着一丝丝的留恋,最终还是拗不过催促,起身和你告别了。


“老师,下次一定要告诉我你心中的结局哦。”


“嗯,我答应你。”




03




星期一,你满心期待地走进了教室,惦记着那个结局,扫了眼台下黑压压的学生,却就是没有看见黄新淳的影子。


“黄新淳没来吗?怪不得今天没人来搬作业。”你有些失落地撅撅嘴,想起满桌的厚重的作业,心里有些膈应。


“老师,黄新淳他去香港留学了,你不知道吗?”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你猛然间感觉头顶似是被什么东西砸中了,双腿酸痛得有些发软,脑子迟钝了好几秒,才全然接收了这条爆炸性信息。


“什么?他不是前几天还好好的吗?咋说走就走了呢?”你试图去搜寻出这条消息所有的可疑点和漏洞,疯狂地去试着证实它是假的。


“没有啊,他很早就说要去香港留学了,他没和你说吗?”前排的同学露出疑惑的神色,显然是没有料到你的反应。


你皱眉,为了职业节操,只好先硬着头皮给大家上课。


这节课你很不在状态。要么就是愣神,要么就是口吃,就这么浑浑噩噩冷冷清清地熬过了这最为漫长的四十分钟。


“叮铃铃——”铃声是你的解脱,你拽起教案,踩着细高跟小跑出了教室,掏出手机就按下了那串号码。


果然,无人接通。





04



不知是为什么,往后的一个月,你费劲了所有方法,疯魔了似的试着联系上黄新淳,但显然都失败了。


闺蜜说,你这八成是喜欢上了自己的学生。


你根本无心上课,干脆请了假,坐在家中的沙发上,心事重重,嘴角仅存的一丝弧度都十分牵强。窗外乌云密布,雨絮飘落,大街上都空荡荡的,用凄惨二字来形容是再贴切不过了。


自己喜欢黄新淳?也许有吧。 但喜欢上一个比自己小了6岁的孩子?还是自己的学生?这件事论谁都会觉得荒诞可笑吧。


你的口腔中有些苦涩,这种难受的感觉刺得你鼻头有些酸楚,心中有太多的问题。


他现在在香港哪里上学?过得好不好?有没有按时休息?还是像之前一样拼命?


他,可曾记得我?


你看着空空如也的消息框,在键盘上敲击出了一行字,犹犹豫豫了半天,又删除了。


拉下面子去找自己学生表达爱意?算了吧,这事你一辈子都不可能去做,实在是太——


也罢,无缘便是无缘。





05



后来,你回到了工作岗位,回归了原来的生活,很平

常,与过往没什么区别。


除了,你把你的内心的某处锁了起来。


之后几年,在你二十八岁生日那一天,一本名为《王子的星球》的文章突然爆红,据说是香港大学的一位大陆才子创作的。


文章内容很简单,不过是一些对《小王子》的评析和理解,你只以为这仅是一篇炫耀自己学识和文笔的读后感,也就没有多注意。


但当你看着这篇文章在学生中迅速传阅,陡然间瞥见了标题旁的那个小小的名字,那个让你惦记着,让你日思夜想的名字——黄新淳。


你好奇了,动心了,按捺不住自己的手,还是去阅读了这篇文章。不得不说,你被惊艳了。黄新淳的理解实在是独特新颖,十分到位,文笔也是极为优雅,没有太过于华丽的词藻,却是十分的别致温和,仿佛是西湖边那翠色的绿茶般清爽 。


你沉浸在黄新淳的文章里,甚至有些自愧不如,手机的特别提示铃却忽然响了。


[老师,我回大陆了,咖啡厅见一面吧。]





06


你瞧着黄新淳,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原来自己所惦念的少年啊,突然长这么大了。


分别多年,有太多话要说,有太多想法想表达。你们两人叙起了旧,当然,基本是黄新淳在讲,而你在

听。


你知道了他最近学习的状况,知道了他在香港的见闻,知道了他当初离开时的歉意,也知道了——他要订婚了。


“订婚?”你声音有些颤抖,手也打着颤,内心则自嘲着自己懦弱的行为和危险的想法。


“对。”黄新淳淡然,笑得依旧是从前那般沐如春风,丝毫没有被世间的富华焦躁所干扰。


你没有接话,心恰似停止了跳动,被那种冰凉潮湿的阴暗所占据。这时候,你只想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然后酣畅淋漓地大哭一顿。


那么多年,你真的忘不了。


你看着眼前这个少年,盯着他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眼眸,窥浅着他眸里完整秀丽的山河,一想到他与你不过是简简单单的师生关系,有些酸涩与不甘。


你着了魔,混蛋地答应了出席他的订婚宴。眼前这个少年突然咧开了嘴,看似是高兴地像个幼稚园的小鬼,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眼里好像少了什么。






07



其实,在黄新淳离开的那一日,他给发了一条消息,但是显然,消息发送失败了。


[老师,说来荒唐,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听到这个消息,老师你应该很惊讶也很难以接受吧?学生喜欢老师,未免可笑了点。可是没办法,我就是喜欢啊。喜欢老师的眼睛,喜欢老师的笑颜,喜欢老师的声音,喜欢老师的一切。]


[该怎么比喻对老师的喜欢呢?也许这就像是小王子对玫瑰的喜欢吧。那可孤独的星球上,玫瑰成了小王子的挚爱,在悄然间住进了小王子的心里。]


[老师,我要去香港了,要去留学了。原谅我无法和你说出准确的原因,原谅我的不告而别,]


[我真的很喜欢你。]





08



黄新淳订婚宴那晚,你在角落里哭成了泪人。那种无声却又撕心裂肺的哭泣快把你整出了内伤。你瞧见你爱慕的那个少年轻吻了年轻貌美的姑娘,听见了他那句真挚的诺言。



你突然后悔了,后悔自己当初不去和他表白,后悔自己的懦弱和动摇,后悔自己没有在见面那一天和他多说几句话……


总之,你后悔了。





09


水蓝色的星球上,是黄新淳的身影。





10



也许,巨蛇的毒牙刺进了小王子的胸膛,小王子最终死在了血泊里。


玫瑰太骄傲了,即使是面对小王子,她也不肯卸下利刺,去大胆拥抱那个少年,那个她心心念念的少年。


可怜的玫瑰啊,她望着满天繁星,痴痴地等待了小王子一生。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