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欢是东亚醋王.

满目山河空念远.

【全員向】撒坦的遊戲(1)

◎文章邏輯混亂,三觀不正

◎ooc預警 人設崩塌預警 年齡ooc預警

◎文筆較差,不喜誤入

◎後期會有小破車

◎後期黑化警告

◎誰出場就打誰tag





时刻保持警惕是你唯一活下去的方式


大片大片的荒原上,诡异的紫红与枯竭的干黄的败草交错在一起,织出了一张散发着恶心与反胃的破地毯。


你站在庄园的入口,心里不停地骂着主办方的不人性,


“这么冷的天不给点暖宝宝的吗?”


荒原上的风就是不一样,狠得吓人。那疾风闯过四野,粗鲁地掀起了你的头发,凉风入喉,呛得你直咳嗽。不过没关系,至少,你对于眼前这种不常见到的景色,还是很满意的。


倘若不是身后的两个工作人员催得紧,你真恨不得扒在门口,好好享受一下这独特的景致,弥补一下那可恨的命运给你带来的不幸。


在工作人员的推搡和骂声下,你不爽地瞪了他们一眼,转头最后看了一眼荒原尽头的炊烟,呼吸了一口牢笼之外的空气,边琢磨着自己是否能活着回去,边
缓缓走向了别墅的大门。

你站在玄关处,玩视了一圈四周,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心里还是对眼前这华丽的装横以及惊人的面积小小惊叹了一下。


老式的落地窗,老式的壁炉,老式的沙发,再加上各种老陈古典的配色和那副楼梯口大得吓人的油画,你
敢打赌,这庄园主人必定是一位年满六旬的绅士。


你移步走到客厅那,对工作人员的关门声不做任何回应,只是静静地端详着楼梯口的那幅油画。


画上的十二个小人,穿着华服,围坐在圆桌旁边,嘴角挂着笑,虚伪的面孔丑恶得快溢出污水来。


你心里有些恶心,正寻思着这画意义何在,肩膀却突然被拍了一下。


你吓得一个激灵,险些叫出声来,飞跃起身子,旋转
式得跳了几下,心脏撞击胸腔的频率愈发快了。


“小姐,不用害怕,是我失礼了。”你站定,这才看清楚来者的面容,真是好生俊俏。他站在壁炉旁,右手放在胸前,微微弯着腰,金丝眼镜顺着鼻梁下滑了一
点。


你看着他正式的一身西服,又瞧了瞧自己的牛仔裤配登山服,汗颜,也不知道说什么,遵从着不知道说什么就道歉的理念,结结巴巴说了声抱歉。


眼前的人挺直了腰板子,被你慌乱的样子给逗乐了,露出了两颗虎牙,向你伸出了手:“小姐你好,我是岳明辉,这里的管家。”


“幸会幸会!”你不懂这儿人的礼节,只好瞎学着领导视察的样子,伸出了两只手,胡乱地激动地扯着岳明辉的手晃了两下。


这样傻逼的行为,让你认定了自己的本质是个蠢呼呼的乡巴佬。


“我是第一个来的吗?”


你还是不太习惯和别人肢体接触,讪讪地抽回了手,看了看空荡荡的房子,对这平静心生疑惑,隐隐有些不安。


岳明辉颔首,修长的手指推了推眼镜,微笑着答道:“没错,小姐你是第一个到达的,我先领你去房间休息吧,今晚晚餐的时候还得抽取身份牌呢。”


“哦好。”你瞧着岳明辉十分主动的样子,僵硬地点了点头,跟在了他的身后,回头看了眼壁炉中赤色妖冶的火焰,这才上楼去了。








千万不要掉以轻心,陷入我布置的陷阱。

评论(15)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