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欢是东亚醋王.

满目山河空念远.

撒坦的遊戲(2)



◎文章邏輯混亂,三觀不正


◎ooc預警 人設崩塌預警 年齡ooc預警


◎文筆較差,不喜誤入


◎後期會有小破車


◎後期黑化警告


◎誰出場就打誰tag





我不是绝对的好人,但也一定不是什么无恶不作的恶人 。准确来说吧,我只是享受着戏弄别人的快乐。






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薰衣草味,古典的装修似是脱离了时代的脚步,甚至连衣柜里的洋裙都是如出一辙。



岳明辉嘱咐了你一些事宜,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万事小心”,便关上门走了。



你不太想去琢磨他那句奇奇怪怪的话,自想着那反正不是什么好事。无聊之际,便随手拉开抽屉,出于一个扒手的本能,胡乱翻找了一通,寻着些普通货色的珠宝才罢休。



你不相信来参加这个游戏或者负责这个游戏的有什么好人。反正来这个游戏的人肯定都有野心,你也不例外。



你百无聊赖地翻阅着床头的规则手册,试图把这些黑色的墨水字深深记在心里。显然,你做不到。你放弃了背诵这些讨厌的规则,甩开了脚上的浅口铆钉鞋,栽在鹅绒被上,干脆睡去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四点多,你揉了揉朦朦胧胧的双眸,懒懒地扭了扭腰,瞥了眼墙上的老得掉牙的破钟,支起身子打理了一番,散下凌乱的秀发,打开了房门。



刚走出门,你一打滑,就跌入了一个温暖而又结实的怀抱中。就算是隔着针织毛衣,你也能感受到来人胸膛的温度和那完美有力的肌肉线条。




“小姐,你没事吧?”那人扶住了你不经意间露出的细腰,突然又察觉到了自己的失礼,手掌心往后拱了拱,只留着指腹和你的肌肤接触,好在你恢复平衡之前支撑着你的整个身子。




你烧红了脸,腰上面那冰凉的触感,使得你的大脑死机了好几秒,才重新启动。



“抱歉!”你低喊了一声,迅速脱离了那人的怀抱,恨不得找个地缝立马钻进去,可是你这刚一抬头,就被

眼前的人惊住了。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清瘦的男孩子。要不是你刚刚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他的肌肉线条,你肯定会被这该死的温柔的外表所骗。



眼前的人,穿着高领的白毛衣,外面套着件牛仔色的衬衫式外套,梳成了中分的棕发下,一双狭长的眸子缀着万点温柔,就算是嘴角的那一丝弧度,也是极为温暖的。



男孩嗤笑,拍了拍你的肩,有意无意地嘘寒问暖了几句,说了好几声“没事”,才自我介绍道:



“你好,我是黄新淳,叫我新淳就好 。”



“你,你好,我叫,叫,顾卿。”你看着这张洋溢着青春气息的面孔,仿佛是瞧见了那竹林之中的翩翩公子,不由得结巴了,心里那叫个小鹿乱撞。



“哦?顾卿?卿本佳人的卿吗?你难道是坏人?”黄新淳笑着,嘴里有些顽劣的话语着实令你吃了一惊。



你摆着手,慌忙解释着,语言组织都没顾上,胡乱说了一大堆,光顾着解释,也不知道到底干了哪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糗事。



黄新淳看着你表演了一会儿,却突然大笑起来,吓得你往后退了几步。他停了下来,捂了捂嘴,眼神里流露出抱歉,恢复了最初春风般的温柔,大手揉了揉你的头发,在你耳边低语了一句,



“开个玩笑啦,我知道你是好人,抱歉啊。”



说完,便与你擦肩而过。



“啧,这人真奇怪。”



你摸了摸有些瘙痒的耳朵,心底暗暗吐糟着这个玉面公子的怪异和突兀,脑子飞速运转着




天真的小猫咪还是掉入了大灰狼的致命陷阱。








(小提示:黄新淳出场极为牵强刻意 他难道有什么目的吗)


评论(11)

热度(46)